您好,欢迎访问!这里是上海冷冻空调行业协会!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行业动态

新冠病毒直击空调产业链
浏览次数:
        近几个月,新冠病毒肆虐全球,已波及七八十个国家。由疫情引发的蝴蝶效应导致不少国家经济体遭受冲击。受到疫情影响,消费者需求持续下滑,空调行业也遭遇不小的挑战。新冠病毒不仅影响中国厂家的生产,也间接地影响着海外空调企业。因为新冠病毒直接造成对全球空调供应链的冲击。
        中国是全球空调和零配件集中制造基地。为防止疫情扩散,空调行业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无法按时复工,2月上旬处于完全停产状态。虽然2月10日部分厂家陆续复工,但武汉地区的复工时间还会推迟。
        此次疫情,到底给全球产业链带来什么样的影响?带着这些问题,JARN记者对中国空调行业和零部件行业的龙头企业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。分析这些问题,可以归纳出以下情况:
 
        企业复工和产能恢复情况
        截至3月6日,接受问卷调企业的员工复工情况在70-95%不等。生产要恢复到上个年度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。虽然格力、美的、海尔、TCL等厂商在武汉地区空调年产能约1600万台,一个季度停产约减少400万台,这对渠道库存有4000多万的空调行业来说,影响不会太大。
 
        生产和销售方面受到的阻碍
        生产和销售方面的阻碍,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        一是人员不足:一线员工、管理人员来自全国各地,部分一线员工身处外地无法返回、或不符合防疫要求无法复工,造成生产线人手紧缺。部分开工的产线,没有足够的熟练工人,整体产能的提升还需要时间。有些企业只能各单位抽调人员支援生产。
        二是供应不足:供应链配套的风险,是龙头企业最不可控的瓶颈问题。目前空调行业上游的供应链还不是很正常,供应商复工情况不同步,芯片、纸箱和钣金件的供应不及时会导致成品齐配率低。规模体量小的供应商,企业需要承担疫情防控、法律责任等实际问题,复工运营成本远高于往常,复工面临社会配套管理的限制,而且已经复工的供应商也面临人员和供应链问题,难以在短时间内达到正常产能水平。加之次级供应链配套等问题,上游供应链的复工运营成本达到正常经营的数倍,复工意愿并不积极,导致企业的供应调配十分被动。
        三是物流运输:2月中上旬是物流企业集中断供的瓶颈期。国内跨地区物流也存在困难,不同地区的社会管理措施不衔接,导致运力严重不足。目前绝大多数物流企业已经恢复运营,跨区物流也畅通放开,但物流企业同样存在员工返岗率低,使得运力不足,同时运量不足的问题。现在物流价格已回落到比正常物流稍高的水平,但运力和运量不足,对企业的原材料采购和客户订单交付带来困难。
        四是企业运营成本的上升:物流成本上升、防疫用的消耗物资成本高企、非满产情况下员工薪酬的压力、原材料采购成本上升等等。
        五是安装难。由于严控疫情,许多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,即使消费者购买了空调,也很难送货和安装。一些工程机还是可以安装。
        六是销售转向线上为主。由于线下的所有活动都暂停,线上渠道的重要性更加突出。
 
        对海外业务的影响
        一是订单的齐配率受影响,由于某些型号机型或者散件未完成作业,无法装柜发货。二是受前期疫情停工影响,部分订单经沟通延期出货,亦有部分客户取消订单。三是国际物流方面,受港口管制、海运船只减少靠港等原因,加大了海外客户交付的难度。现在大部分海关虽已恢复出关,但积压货物太多,出关缓慢。
 
        疫情对空调生产的影响
        疫情对空调生产的影响视疫情的持续时间而不同。
        短期风险:因员工返岗率不足、供应链复工率低、物流限制等原因,导致生产和运营成本高企,客户订单交付率低。通过沟通说明、商务谈判等方式争取客户理解,实现部分订单延期交付。
        长期风险:如疫情继续延长,对空调行业的市场需求将造成打击,使得国内市场消费不振,总需求下降;国际市场产业链重构,降低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。这将产生一系列不可逆的连锁反应,是空调行业和中国经济真正的风险。
 
        疫情对今年空调市场的影响
        此次全球爆发的疫情,给今年的空调市场带来巨大冲击。
        中国市场方面,由于国内客户与公司情况基本相同,通过沟通、协商,客户接受订单延期等情况,受影响不大。部分急需交货的客户,企业紧急应对,基本可以解决。但是对于零售终端客户来说,影响还是较大。
        国外市场方面,1月31日世卫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PHEIC后,尽管WHO并不建议对中国实行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,但舆论影响力和恐慌情绪还是对中国进出口贸易产生了一定影响。对销售端的影响在于有疫情的国家市场发生变化,工程项目停滞,生产商务活动包括对外经贸人员往来部分停顿,尤其往年2、3月为海外出口旺季,因产能不足和海运不畅的原因,导致部分海外订单交付延迟甚至被取消。其次,3、4月份的海外展会很多延期或不能参展,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出口订单。另外,疫情可能会导致一些客户的恐慌,转移订单到其他非中国制造商。
        受疫情影响,耐用性家电产品需求不振,购买力下降。企业生产和运营成本居高不下,为生存,势必再一次掀起价格战的浪潮。7月新能效标准正式实施,空调企业需要降价清库存待转型。与此同时,也使空调行业加速转型新零售。空调行业品牌集中度将继续提升,龙头企业利用价格战提高了门槛,空调新标准再次提高竞争门槛。
疫情期间,新风空调倍受曝光和关注,加之空调行业本身已同质化严重,一定程度上会刺激更多厂商研发带新风、杀菌、消毒、空净等健康概念功能或更进一步的细分领域产品,进行产品结构和功能的调整,把握市场机会。


来源:日本JARN杂志 制冷沙龙
021-66086281